水旗

相信自己和爱你的世界

2015.9.7千里

1.《人人都羡慕自由,可你懂自由么》

文/江贵贵

 

前几日一个采访,在一个茶室。闹市中的一方天地。打开门,原木的地板、宽阔的房间,长长的窗台摆满了花花草草。下午的秋阳从窗台里射进来,在地板上留下花草的影子,静静的。脱下高跟鞋穿上棉布的拖鞋,盘腿而坐蒲团上,虽是工作,却像偷得浮生半日闲。

女主人穿着绿色的棉布裙,不再年轻,但气质温润。煮水,洗茶,缓缓晃动海碗,拎起袖子分茶。是祁红,慢品,香气四溢,又暖胃。

我在办公室也放了祁红,大碗冲泡,牛饮。“我是浪费了这好茶了。”笑着对女主人说。她也笑:办公室里喝,人人都这样。

瑜、琴、香、茶,目之所及,这些是她的生活。

几个忙忙碌碌的记者都羡慕得要死,觉得这是最好的生活了。

同行朋友介绍,她曾经是企业高管,风风火火,突然有一天觉得实在厌倦那样的生活,便辞职做公益茶室,不为销售,教茶道会收一点学费。

朋友说,她以前说话语速好快,现在都变得慢条斯理了。

“羡慕有何用,要先有物质基础才行!”

深以为然。不过,不仅是物质基础,还得有些别的沉淀。

年轻小姑娘,个个都有“开个小店”的梦想,花、书、茶、琴、咖啡……总得有那么一两样,才配得上“自由”这个词。很多人都会说,你看,我不需要多少物质,这样“简简单单”地活着就好。

这简单吗?先说经济基础,算过成本吗?投资回报率怎样?如果资金周转不灵,要怎么办?好吧,假设经济问题解决了,再问:分得清红茶和黑茶吗?会磨咖啡吗?书看过几本?

好,这些基本的技艺你也有,那请问:你确定,你能守得住茶室的清冷吗?

马哲上有个原理,叫“否定之否定”。说一颗种子,长成麦苗,这是一重否定;麦苗结成麦子,这是二重否定——外表看起来,新长的麦子和那颗种子一样,可是它们已经大不一样。

追求简单的生活,也并非浑浑噩噩不思进取,而是见过复杂之后还能简单。

不绕那么多弯,只是想说,年轻不知世事,一味追求自在自由,其实真正的自在自由并不在于身体,不是能有想走就走的旅行,也不是有想要就要的爱情。真正的自由是千帆过尽后的豁然开朗。

没经过江湖,何谈归隐?

两天禅修班就能让人脱胎换骨?

去一趟西藏就能找到自己吗?

见过很多骑行西藏的例子,有的人在路上丢了命,有的人失了身,有的人在无尽的行走中反而迷失了自己。

手腕绕着一圈圈的佛珠,稍微遇到一点事就各种上火吐槽恨不得拿佛珠当了凶器直接砸人头上。明明是懒、拖拉、不愿受苦追求进步,却还一副“我超然物外不爱物质只追求简单的生活”,请问你见过物质么?以想走就走的旅行为吹牛的最高境界,丢下工作不顾父母甚至还卖身,不负责和自由可不是同义词。

身未动心已远,是很多人的状态。而真正的自在该是“身再远心未动”。

这位茶室女主人,也曾迷茫也曾到处行走,可如果没有优秀的工作经历、忙忙碌碌的日常生活,如何积淀出这么安然的心?自己在哪里?不在远方,不在路上,而是心里。何谓“自由”?不是身不为形役,而是不管风怎么动心依然安定,此为大自在。背负压力之后,再放下,才知轻松的真谛。戴着镣铐跳过舞,才知自由的深意。若一开始就不肯背负,那是逃避。真正的修行,是在日常生活中。




文章二《我要去西藏》

文/肖凤莲

 

    大二,我做了一个伟大且英明的决定——暑假去西藏。

去一次西藏,谈何容易。要把向往的景点游遍,至少半个月,花销巨大,报一个最便宜的西藏半月游的团,都要8000多元,加上来回车费及路上花销,至少得12000元。如果我选择不跟团,找一帮驴友,做背包客。我又怀疑自己吃苦的能力,再者身体素质不好,怕半路缺氧,还是跟团有保障。

决定跟团后,钱成了最大的苦恼。我肯定不能跟家里要钱,也不能让金钱束缚我年轻的梦想吧?于是,我开始为12000元的旅费奋斗,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尝试一下,总会有希望。

要挣钱,肯定要去兼职。正当我苦恼之时,校外的一家培训公司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家培训公司恰好在招聘校园代理,希望能打开校内市场。我花了五天的时间做校园问卷调查,写招生策划,最终我的真诚与努力让我在20余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成功拿到了我们学校的代理权。

接下来,我开始组建自己的招生团队。我白天上课,晚上给他们进行业务知识培训,还请了一名市场营销专业的学长教他们怎样上门推销。业务培训完后,我们开始进行招生工作。由于这家新培训公司刚刚进驻我们这座城市,知名度不高,市场很难打开。但我们并不气馁,铺天盖地地撒广告单,在烈日下摆咨询台,晚上进行上门推销。

那段时间是我最累的时候,业务员下寝推销的时间一般是晚上七点到十点。我通常在一个固定的地方等他们推销归来,问他们的业绩,针对他们遇到的困难进行分析,再根据变化调整招生策略。每次忙完这些事走回寝室的时候,都11点多了,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摸黑翻过围墙,再轻手轻脚地摸回寝室,室友们都睡得好甜,我却要坚持写工作总结。

好在一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我们的业绩渐渐提了上来,到招生结束,我拿到了7000元的业务提成,并且和这家公司续约一年。淘到第一桶金后,我离自己的梦想近了一大步。之后我利用周末时间做过游乐场的导游,偶尔也码字到深夜挣点小稿费。四月来临时,我才挣够8000元,离我的目标还有4000元。

正当我犯愁之际,校外一家专租山地自行车的车吧老板大学毕业,又不想转让车吧,正想找几个大学生帮他继续打理,每月发固定工资和提成。而我曾经多次去他的车吧租山地车做环城游,和他很熟。我的人脉与驴友可以促进车吧生意,最终我和一名体育学院的男生成了这家车吧的“经理”。

经过调查后,我们发现这个区集中分布着六所大学,只有我们这一家大型车吧。我们开始利用广告战术,提高车吧的知名度。加上这家车吧生意本来就不错,这样一来,就更红火了。五一那几天,自行车供不应求,全部租出!我和搭档,劳累并快乐着。

照这个趋势下去,暑假去西藏的开销肯定够,还略有节余。在这个奋斗的过程中,我和体院的帅哥培养出了强烈的革命情谊,他也是驴友,我们约定放假一起去西藏,那将是一个何等浪漫的旅途啊。现在的我,只需等待假期的来临。

很多人会觉得,我这么轻易地实现自己的想法是因为侥幸。但我想说,想法很重要,执行力与坚持到底的决心更重要,幸运往往在你两者兼备的时候眷顾你。

 

 

 

文章三《有选择才精彩》

文/乔·基(美)

 

我6岁的时候,母亲要我去上钢琴课。她不问我是否喜欢乐器,也不问我是否喜欢弹钢琴,她只是替我做了决定——我要去学一种乐器,而且这种乐器一定是钢琴。

所以,大约有两年的时间,我每周六的上午都会去钢琴老师家心不甘情不愿地学琴一小时。这两年中,我一共有过两位钢琴老师。第一位是年轻的女老师,非常严格,动辄训斥我,甚至用尺击打我的手掌。我恨弹钢琴,更恨被打手掌。回到家,我有时会向母亲报怨,但是我得到是再一次挨打。第二位钢琴老师也是一位年轻的女老师,非常有耐心,即使在我反复犯错的情况下也是如此。我喜欢她,但是我仍然不喜欢弹钢琴。两年后,母亲规定我每天在家弹琴一小时,雷打不动,毫无商量的余地。我讨厌这样的生活,但也没有办法逃避。后来我上小学了,要学的东西多了,就更不能忍受弹琴这样的事情。我哭闹。终于,我得到了外婆的同情,她与我母亲吵了一架。我的“音乐生涯”就此止住。那年,我8岁。

现在回想那段时光时,我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要有那样的两年时光?”我过去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可是现在答案很明显:我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我痛苦了两年。

去年我在参加一位朋友的婚礼时认识了一位女士,一来二去,我们成了不错的朋友。她对我说,她碰到了一件烦恼的事情。她的男友向她求婚了,但她还没有答应他。我问为什么。她说她没有感到他就是她心目中的另一半。我然后问她是不是因为相处时间还不够长。她说,无论与他相处多久,她可能都不会产生那种放电的感觉。她想离开他,交新的男友,但是她下不了这个决心。

“是什么让你下不了决心呢?”我问。她说她觉得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问。

“他不会让我离开他。”她回答说。当时,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没有人能左右你,除非你允许他们这样做。

她对我说,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容易相处,也体贴人。他非常爱她,对她百依百顺,言听计从。但是,她总感觉到他们之间缺少一点什么,而这一点恰恰应该是成为夫妻最重要的东西。

“如果你离开他会发生什么事呢?”我问她。她回答说,他会不断地来找她,央求她,而她则最终会心软。感情的事,我不便妄加评论,但是我在心里说,尽管选择很难,但她并不是没有选择余地,因为她不是小孩子。我们的命运有时就是因为一次选择发生了根本变化,无论多难,也要敢于选择。

曾经有12年的时间,我经常将自己关在家里,足不出户,除了整天躺在床上,我感到自己是一个没有用的人,做不出任何有意思的事情。我在忧郁中变得更加茫然和消沉。我不知道上帝为什么让我来到这个世上成为一个行尸走肉,有时我真希望晚上睡下后第二天就再也不会醒来。

有一天,我的母亲掀开我的被子,对我碌碌无为的表现一顿斥骂,然后扔给我一份广告。我对母亲的态度充满了逆反,但是广告的内容让我眼睛为之一亮,这是某公司培训推销员的广告。我觉得我挺适合做一名推销员的,我不能因为与母亲赌气就放弃这样的机会。就是从这则广告,我开始走上了优秀推销员的成功之路。

现在,我经常想,如果我当时不去接受培训,还会有现在这样的成功的事业吗?在赌气和接受培训两者中,我选择了后者。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由各种选择构成。比如,你可以选择读我这篇文章,也可以选择不读;你可以选择将整篇文章读完,也可以选择在任何一处你觉得无意义的地方丢下文章。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无数个这样的选择构成了你的命运。

 

 

 

文章四《楠茜:贩卖梦想,环游世界》

文/程迦南

 

1985年出生于湖南株洲的楠茜,既有湘妹子与生俱来的爽朗、热情性格,又如同所有80后女孩一样对生活充满美好的小幻想。刚一上大学的时候,楠茜就一边做兼职,一边赚钱出去旅行。不到几年时间,她已经在全国上百个城市留下了足迹。

工作以后,她依然喜欢将自己放逐在路上。然而,楠茜身体出了点儿状况——她患上了干燥综合征。这是一种无法根治的顽症,会导致干燥性角膜结膜炎、口腔干燥症等,还会引起呼吸系统、神经系统以及肌肉和关节等器官的受损。楠茜辞掉工作,求医养病。

一年多的时间里,她顽强地和病魔抗争,最后终于挺了过来。她要让自己好起来,她要继续行走在路上,享受旅行的美好。楠茜心里那个环游世界的梦想开始蠢蠢欲动。然而囊中羞涩,楠茜不禁慨叹,怎样才能在经济紧张的情况下顺利地环游世界呢?

“我梦想环游世界,但是我缺少旅费,不过我可以将梦想出售给那些和我有同样梦想的人啊!”想到这里,楠茜特别兴奋,立即着手去准备。2011年1月18日,楠茜在淘宝网上正式发售自己的宝贝:“楠茜:贩卖梦想环游世界——第一站,越南”。之所以选中越南,完全是楠茜在东南亚和南亚的国家里掷飞镖的结果。

在说明里她写道:“我的梦想是环游世界,可是我没有钱,我只有出售梦想给跟我有同样梦想的人,以此来实现我的旅行。20元,可以购买我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旅行梦想,可以资助我孤身完成环球旅行。它是一张明信片,将带着我实现梦想的快乐从异国他乡寄给您,让您真正分享到那原汁原味的风情——致有梦想环游世界的朋友。”

一句“梦想,来一份”打动了许多人。楠茜的越南旅行梦想计划共收到一百多份祝福,收获梦想基金2000多元。

1月26日,楠茜带着自己的单反相机和笔记本电脑,从海南出发前往越南。在越南,每到一个城市,她也会为购买她梦想的人寄出明信片,把那些爱的语言送到他们想送达的人手上。购买她的梦想的人,希望传送“爱的语言”的人,有为自己购买的,有父母寄给孩子的,有丈夫送给妻子的,有男友为女友准备的。求爱、道歉、思念、祝福,每一张明信片内容不一,但充斥的都是爱的语言。

越南之后,楠茜开始筹谋下一站旅行,“目前想先去印度,至于再下一站是哪里,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想买一个小DV把旅行过程都拍下来,把我的病情变化也拍下来。也许很多年以后,可以整理成一部非常有价值的纪录片,不论对和我一样的病人,还是身体健康的朋友们,都应该很有价值”。

现在的她,依然是那个对生活充满美好遐想的女孩子,所以,别人才会钟情于她的梦想。

 

 

 

文章五《人生就是登攀百乐》

文/龚细鹰

 

    1996年5月10日,来自中国台湾的登山家高铭和终于登上了珠穆朗玛峰。站在峰顶,举目四望,山河壮美、风景如画,他激动得用颤抖的手不断按下相机的快门。下山途中,一行人竟遭遇了突如其来的暴风雪,8位登山英雄不幸遇难,高铭和凭着惊人的毅力,与寒冷、饥饿、缺氧抗争一个晚上,终于与死神擦肩而过。

因长时间的寒冻,高铭和的身体多处肌肉组织被冻坏,他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事实:必须把肌肉坏死的部位切除,这些部位包括十根手指、十根脚趾、两个脚后跟和鼻子。15次手术的“剖骨挖肉”足以摧毁一个人的承受力,但高铭和顽强而平静地面对。在他眼里,比起珠穆朗玛峰顶上的那次挑战人生极限,这些都微不足道。然而,一场更大的人生挑战在等着他。

当裹在手脚上的纱布被医生轻轻解开,那怪异的、没有手指与脚趾的手脚映入眼帘,高铭和并不感到伤感。与弥足珍贵的生命相比,失去这些又算得了什么?然而当他习惯性地想拿起杯子喝水,想下床活动活动时,他发觉这些原本很简单的动作,自己却一点儿也做不了,他竟成了一个躺在床上要人照顾、寸步难行的“废人”!这对于生性倔强的高铭和来说,是致命的一击,他万念俱灰,几乎要彻底沉沦下去。一天,他忽然想到了那个尚未完成的计划,不禁心头一震,那是他一生的梦想,怎么能半途而废呢?于是生命再度有了出发的动力,他振作起来,为未来重新规划。学会行走是首先要解决的一件事,这个五尺男儿,如一个学步的半岁孩童,弯曲着腰身在地上匍匐。学会了爬之后,再练习站立,以及一步一步如正常人般行走。接下来,他练习用残缺的手掌洗脸、刷牙、吃饭、写字、开车、操作相机和电脑。每一点儿进步都让他觉得比登珠穆朗玛峰还有成就感,在这个强者面前,所有困难都被他踩在脚底。经过两年多的康复训练,高铭和终于可以如正常人一样生活。他知道,继续完成那个计划的时候到了。

还在1991年时,高铭和第一次走进西藏。看着雄伟的山岳和高原,他被深深震撼了,于是立下宏愿,要亲自攀越中国的100座高山,用相机记录下中国的山岳之美,这就是《中国百岳》的拍摄计划。1996年的那次意外,令他的计划搁浅。当身体逐渐康复后,高铭和开始了人生的第二次登攀。十多年来,他的足迹遍布云南、青海、西藏、新疆、四川等地,他用脚步丈量心中的梦想地图,用照片记录中国的百岳之美,他要让更多的人看到他与中国山岳的深情对话。

身体的残缺使登山的速度较之前慢了许多。但高铭和从未放弃追逐梦想。目前,《中国百岳》的拍摄计划已完成62座,余下的路,他将继续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已63岁的他如一位普通的长者,满头白发,脸上露出温暖慈祥的笑容,他说:“人的一生,只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就够了。虽然我的人生有过遗憾,但我做到了把梦想付诸行动,因而人生从此灿烂。”


评论

© 水旗 | Powered by LOFTER